步入高三之后,宋时寒的学业越来越忙。免得打扰宋时寒学习,左陶开始学会自力更生了起来,也不像以前那样整天黏在宋时寒后边喊着哥哥长哥哥短的了。

万秋弦和苏月陶是同样的事业型女性,尤其是后者,结束那段并不幸福的婚姻后,整个人要一天比一天自信。两个人一合计,就在学校附近给左陶和宋时寒租了套小公寓,方便他们平时上下学,两个孩子彼此照应着,也让人放心。

左陶每天放学都会给宋时寒发一条信息,回到家里后也会准时报备。

日子一天天的很快流逝,高考结束后,宋时寒顺利考进邻市一所国内的TOP1高校。

左陶一边为宋时寒高兴,又很矛盾地舍不得宋时寒离开。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没办法再和宋时寒天天见面了。

过去将近十年的时间,他几乎和宋时寒吃在一起穿在一起睡在一起。王秋表示很能理解他的这种想法,还做了个十分不恰当的比喻。他说人之常情,就算是养一条狗的话,这么长的时间里也该建立出无法割舍的感情了。

左陶给了他一个拳头作回应。

总之。

或许是青春期使然,左陶当初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第一次有种不乐意长大的想法,在那时候的他看来,长大好像和分别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少年人长大是顺应生物法则的铁律,任谁也无法改变。只能看着时光悄然流逝,身边的人来来去去,谁也无法规定谁一辈子都要和谁在一起,小时候的那些想法果然还是太幼稚可笑了些。

第一次想明白这件事的左陶,就像是一口吃下了整颗青梅。

酸涩了一整个夏天。

——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左陶才觉得自己中一时期的想法,可能在某个环节出了点问题。

长大或许和分离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大的联系。

一晃数年,如今已经换成是他高考结束了,他自认已经是个成熟的成年人了,应该享有自己支配娱乐时间的权利,但宋时寒居然还是每晚十点雷打不动给他拨来一通视频电话查岗。

偌大的KTV中充斥着音色各异的鬼哭狼嚎。

左陶坐在包间拐角的沙发上,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陷入了深深的沉默当中。

Cat就坐在左陶旁边玩消消乐,见状瞥了他手机屏幕一眼:“是你哥电话,怎么不接?(yimixs)•(cc)”

左陶这才回过神,有些不太自然地说:“他肯定是催我回家。⅕([一米小&说])_[(yimixs.cc)]⅕『来[一米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yimixs)•(cc)”

“还是接一下吧。”

Cat淡淡地说道:“你要是不接的话,他肯定更担心你。”

左陶唔了一声,抓着手机站了起来:“也是,那我出去接一下。”

Cat点点头,说:“去吧。”

左陶当然不是因为怕宋时寒催他回去,才迟迟不接电话的。反正宋

(yimi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