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是懂她啊。

知道她不睡的原因在这里,这样嘱咐她,她还好意思不回房间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怎么这么懂我啊。”

“不懂你,那我该懂谁?你心里的小九九,哪点我不清楚?”韩凯恩挑了挑眉,就喜欢她这种什么事都形怒于色的性子,都不用去猜,动动手指都能猜到她想的是什么。

简单,又容易哄。

“不好玩,我在你面前就一点秘密都没有了。”庞佳琪推开他,自己跑着回房间,上/床,缩在最里边的角落,把被子全部裹在自己身上。

韩凯恩进来,便看到整床被子都被某人抱着,压着,没有留一点位置给他。

看来,以后还是要保持点神秘感,陪着她演戏才有意思。

“那天,我去算命了。”庞佳琪正闭着眼睛装睡,耳边突然传来他不紧不慢的声音,瞬间被他的话吸引,庞佳琪转过身来,看着他,“说什么了?”

韩凯恩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坐在床边,似乎很忧愁似的,看着他这副神情,庞佳琪跟着心都提了起来,不会是算着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吧?

急忙起来,从他身后抱着他的朌说,“没事,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在你身边跟你在一起,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这一辈子都会跟着你。”

“我算的是婚姻。”韩凯恩沉沉的说,那模样,看得庞佳琪心头的预感更加不好,难道婚姻不幸福?婚姻不长久?婚姻不得安宁?

跟他结婚的人是她,那岂不是说跟她没有一个好结果吗?

庞佳琪黑着脸说,“肯定是骗子,你是不是在哪个天桥底下算的?”

错愕几秒,韩凯恩用一种你怎么知道的表情看着她,“你也去桥底算过?”

果然如此。

庞佳琪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轻声的安慰着,“那里都是一些胡说八道的,根本就是骗老实人的钱,一点都不准,仍然记得下次不要上当受骗了。”

“我也觉得是。”韩凯恩无比认同她的点了点头,“还说我的婚姻很短,怎么可能很短?”

“就是,我们的婚姻肯定不会很短,一定是六十年以上!低于六十年的,都是骗人的。”庞佳琪附和他,“说不定,我们还要在一起一百年呢。”

“他说的就是一百年。”韩凯恩淡淡的接了过去……

庞佳琪脸红了,青了,绿了……最后抽回了自己的手,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睡觉!”

被子在不经意间往他这边移了一半过来。

韩凯恩微笑的躺下,她躲在里面远远的,他叫一句琪琪,身子又往里移了移,又叫一句琪琪,又往里移了移,庞佳琪很快就被他抵到最里面的位置,一边是墙,一边是他的身体,夹在中间。

不说话,闭着眼睛,佯装熟睡了……

唇角却在夜色下,翘得格外明显。

————-

第二天,韩凯恩接到佑菲欣电话时,有些意外,他看了眼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