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凌。”

宫川凌刚刚进了玄关,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他望过去:“透?你没去基地吗?”

“等你有事。”降谷零说。

宫川凌想到那个背着书包的小孩,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们两个呢?”

“都去基地了,玛格诺留的有每天的训练任务。”

宫川凌走过去,拉着降谷零的胳膊,把他拽到沙发上坐下:“那只有我们两个了……你想说什么?”

“小心点伤口。”降谷零先是说了一句,然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宫川凌:“朗姆说,你就是玛格诺。”

“……”宫川凌一愣,指了下自己:“朗姆?说我是玛格诺?”

“对。”降谷零说:“他还让我杀了你。”

宫川凌看着降谷零的眼睛:“如果我真的是,你会杀我吗?”

降谷零心跳迅速攀升,“凌!不要开这种玩笑!”

宫川凌歉意地低头:“抱歉啊。”

“朗姆之所以这样说,是想除掉我吧。”他分析着,浅金色的眼中光芒睿智:“我是玛格诺的亲信,他想对玛格诺示威,对我下手是最好的选择。”

降谷零觉得“亲信”两个字是如此的刺耳,只是听着,他都想迫切的出声把凌和那个恶魔分开!

“什么亲信,玛格诺一定是把你推出去做挡箭牌!”

宫川凌点头:“有这个意思,不过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你不用着急。”

“朗姆要杀你呢?”

“我也已经料到了。”

降谷零稍微安心了点,但朗姆的话依旧让他喘不过气:“那你打算怎么办?朗姆位高权重,他想杀你,你很难躲过去。”

“我背靠琴酒呢。”宫川凌笑的狡黠:“狗咬狗的戏码,多有意思啊。”

“你真聪明。”降谷零习惯性的夸了一句,又接着道:“但是别用和玛格诺那么像的口吻说话。”

“好的。”宫川凌无比乖巧。

“你和玛格诺到底是怎么回事?凌,利用他,你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宫川凌笑眯眯的,这种笑容降谷零很熟悉,每次他有完全的把握,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时,他就会露出这种笑容。

“玛格诺是如今组织里,最接近琴酒和朗姆地位的人,我打算设计,把他推到更高的位置上。”

“为什么?”

“我手上握着玛格诺的把柄,虽然不能轻易使用,但他获得的组织权力越大,知道的东西越多,我所能得到的情报也就越多。”

“真厉害。”降谷零又夸了句,然后沉默了下来。

“别这么严肃嘛!”宫川凌撞了下降谷零,然后凑近小声道:“zero,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降谷零斜眼瞥他。

“黑麦,其实是我的幼驯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