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楸楸有关的事情

对于唐楸来说,这段日子显然很充实。

再次调停好在小胖房间里打做一团的几位小伙伴(yimixs)•(cc), 唐楸照例去到自己的画室。

可能是因为现在网上许多网友都知道他开有一间画室❤[(yimixs.cc)]❤『来[一&米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yimixs)•(cc), 他的画室在很短一段时间内就满员了。

之后唐楸也陆续有接到很多依旧打过来的报名电话,不过因为考虑到如果招太多小学员的话,他会教不过来,所以唐楸还是放弃了这个让自己的画室进一步扩张的机会。

他现在招收的小学员们之前都没有怎么学过画画,如果想要再招学员的话,最起码要等到第一学期的小朋友们有了一定的基础,可以学着自己对着景物写生了,才可以。

唐楸来到自己的画室门口时,门口已经站了两位小朋友,以及他们的家长。

作为画室的第一位学员,四舍五入也算是画室大师兄的施果依旧穿着自己习惯的兜帽小卫衣,不过卫衣的颜色和前两次相比,肉眼可见的明快了些。

他小小一个人儿,背后背着一个快有他人一半大的画板,原本是和来送他的妈妈手牵手的站在门外,等看到又有其他学员走过来,当即又要面子的自己站在了向前一步的位置。

唐楸来的时候,施果立刻举起手,把自己提着的精致袋子递给楸楸老师。

“果果,这是什么啊?”唐楸接过小袋子,感觉里面还稍微有些重量。

站在唐楸对面的小男孩小声:“桑葚。”

施果妈妈帮他解释:“果果外公外婆住在郊区那边,平时就喜欢养养花种种树。昨天他们带果果回去摘桑葚,果果就一直惦记着今天要来学画画,今天一早就把这些桑葚包起来了。”

唐楸听完,有些不好意思,又蹲下身问:“果果,那这些果子你自己吃过了吗?”

施果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在摘果子的时候吃了。很甜。

所以他就想给楸楸老师带一些,楸楸老师喜欢吃甜的。

还有他的书包里,还有樱桃。

樱桃也甜,但是没有桑葚那么甜。

可以用来给大家画画。

施果先是习惯小声,迎着楸楸老师认真望着他,听他说话的目光,慢慢的又变成正常音量,说起自己的计划。

施果的父母,基本上是送孩子来画一次画,心情就更愉悦几分。

他们此时由衷的觉得,面前这位年轻到甚至还能被称作是少年的唐楸老师,他的天赋建树绝不仅仅局限于绘画,他有着在他这个年龄段极难拥有的柔和与稳定内核,让不论是什么性格的孩子,都能在他身上汲取到一丝宁静与安全感。

即使没有成为一位画家,如果投身心理咨询领域,他依旧会是最优秀的那一个。

就像现在,施果母亲回忆起,前两次果果回家时和她说起过的。

楸楸老师后来收的学员们,有些也不太爱说话。

他在里面待

(yimi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