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传:

黎郅十五岁那年跟着母亲回了一趟浅安。

母亲的原生家庭并不好,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刚一出生就因为是女孩儿而被扔了三次,好在每一次都被姥姥抱了回来。

第三次的时候姥姥用剪刀抵着脖子用性命威胁才终于留下了妈妈。

但在那样的家庭,被留下也不是什么好事。

母亲从未细说过那些过往,但这么多年,黎郅偶尔也能从母亲的只言片语中窥探出一点。

可想而知,母亲当年吃了多少苦才摆脱了那个贫瘠落后的小镇,走到了如今的地步。

后来姥姥去世,她便与那里彻底断了联系,十几年都没有再回去。

然而在黎郅十五岁那年她却再次踏上了那片故土。

母亲说她要去看一个朋友。

她得了很严重的病,将不久于人世,母亲必须回来见她最后一面。

“你要叫她阿姨,楚阿姨。(yimixs)•(cc)”

“她也姓楚?∆([一?米小说])_[(yimixs.cc)]∆『来[一?米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yimixs)•(cc)”

母亲听到这句话沉默了很久,眼神望着窗外,平稳的轿车不时穿过一个个山体隧道,窗外的世界忽暗又忽明。

“她原来姓晏,后来改了姓。”

“为什么要改姓?”黎郅不解地问道。

“因为……”母亲的声音突然苍凉了起来,“她希望和我一样从那里逃出去。”

-

因为母亲的缘故,黎郅对于浅安的印象并不是很好,他以为看到的会是一片穷山恶水,然而当他真的踏上这片土地,却发现这里竟意外得古朴美丽。

青灰色的砖石路面,两旁种满了郁郁葱葱的树,阳光透过树枝间的缝隙洒了下来,在墙面上投下一幅幅水墨般的倒影,小孩儿赤着脚在路上你追我赶,老人坐在树下闲聊,手中拿着浅黄色的蒲扇,处处都是一派和乐悠闲的场景。

一路上母亲的目光一直望着窗外,眼神淡淡的,让人看不出是怀念还是痛苦。

车子平稳地驶过青砖铺成的小路,不知过了多久,黎家的车终于在一座小院前停下。

这样高大气派的汽车在小小的村落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周围渐渐围了不少的人,却没有人敢走过来,只是围在不远处窃窃私语。

楚音带着黎郅下了车。

眼前是北方农村最普通不过的一座院子,朱红色的大门在岁月的浸染下显得有些斑驳,灰白色的水泥墙面下围了一圈小小的菜畦,在这炎热的夏天养出一片温润的绿意,认不出品种的树木伸展着碧绿的树枝从院墙上探了出来,像是在和他打招呼。

楚音走上前去抬手敲了敲门,很快里面就传来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

接着“咔哒”一声,大门被人从里面慢慢打开,一道小小的身影走了出来。

小孩儿今年看起来不过六七岁的模样,穿着白色的短袖,怀里抱着一只猫,乌黑柔软的短发柔顺地贴在头皮上,下面是一张白嫩精致的脸庞,一双

(yimi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