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种意义上而言,这是一场很无趣的战斗。

宿傩很强。

但是玩家的能力,更不像是与他们一个次元的强度。

而最终战斗的结果,亦没有太大悬念。

就像玩家梦寐以求的那般,五条悟获得了胜利。

是属于他们的胜利。

——

除去了一大心头之患,咒术界恢复了相当的和平。

不过其实早在那之前,玩家已秉持着一贯的独断专行,跑去咒术界高层和御三家逛了一圈。

其结果自然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不少人那时候就觉得玩家的做法过于残忍,实在不像善良之辈。把玩家归结于诅咒师并希望通缉她的人不在少数。

在咒术高专担任教师的夏油杰好不容易把这些风波按了下去,都还来不及抱怨,那头玩家已经遇见了五条悟,五条悟看着她召唤出了宿傩。

夏油杰得到这个消息还算是迟的。

不过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反映大概都会和他差不多。

先是听说宿傩受肉,而且居然是玩家主动交出的身体借他受肉——夏油杰就感觉血液直充脑门而去,就连强健如他的体魄,此时听见这个消息,也差一点心脏病突发。

夏油杰一口水呛在喉管里,他咳得有些撕心裂肺,还不忘问身旁的五条悟:“你说什么——?!(yimixs)•(cc)”

五条悟满是不以为意,就像在说今晚顺路去哪家的甜品店一般,语气随意地说道:“就是受肉了啊。◣(一米$小说)◣[(yimixs.cc)]『来[一米$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yimixs)•(cc)”

夏油杰惊恐。

却听五条悟的下一句话:“然后我们打败了他。”

“谁?”夏油杰脸上的惊恐没有撤下去。

“两面宿傩。”

“谁打败了两面宿傩??”夏油杰继续问。

五条悟有点不耐烦了:“我啊。我和她——”

“她?”夏油杰确认一般的问道。

五条悟却撇了撇嘴,这次没有回答了。

但夏油杰已经知晓了答案:“玩家?”

五条悟以沉默表示肯定。

夏油杰总觉得自己受到的冲击太大,脑子还没有转过来,所以问题也就格外的多:“说起来,那玩家去哪了?”

“……”

微妙的沉默。

很久之后,五条悟才不情不愿的回答道:“那家伙不愿意回答虎杖悠仁的一堆问题,把解答工作全扔给了我……啧。”

“然后她就一个人跑不见了。”

夏油杰看向五条悟的表情。

他知晓,玩家突然“跑不见了”,这并非是第一次。

但是这次,五条悟的表情却完全不同于上一次。

夏油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她的目标、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打败两面宿傩?”

非常小幅度的,五条悟点了点头。

“所以,

(yimi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