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A.

国际刑警的培训。

41岁的Dominic作为资深刑警,负责来自全球各地的优秀精英探长们的侧写课程。

在培训过程中,他屡次提及一个大案——

【Amora失踪案】。

a、5年前,15岁的加州女孩Amora在自己家中失踪,自此再没有出现在任何人面前,至今仍下落不明;

b、在失踪2天后,她的断手出现在家中后院木栅栏下,法医判定断手已被砍下超过30小时;

c、断手为斧子等重量型凶器一次性剁下,断口处没有锯齿状等其他伤痕,手上亦没有其他抓挠等伤痕;

d、加州警方追了许久,排查了二十几名嫌疑人,又耗时1年缩圈为9名凶嫌,最终却还是没能找出真凶,案件在一年半后彻底陷入僵局;

E、凶嫌1为在Amora家附近河边钓鱼的58岁老汉,凶嫌2为替Amora家除草的印度裔19岁少年;凶嫌3为Amora游手好闲的27岁舅舅;凶嫌4为隔壁开汽车旅馆的59岁独居母亲(她有一位31岁的啃老儿子);凶嫌5为……

Dominic一直坚信只要专注从第一名凶嫌开始查,一个一个不惜时间和人力地去查探,一定能破案。

但9名凶嫌,人数太多。对于5年前的加州警局,想一一排查下去,耗费的警力和资金都大大超过能力极限了,而最终能否真的破案,又存在太多不确定性。

警方没有决断力破釜沉舟地查,慢慢就将这案子拖成了积案、悬案。

无数人关心Amora的安危,她的父母耗时5年仍未能从悲伤中走出来……

5年前,加州成立专案组时,Dominic以侧写专家的身份加入。

他整日与Amora相关的一切厮混,几乎使自己的精神沉入到她过去的人生之中,却仍没能找到Amora。

到如今,Dominic还在尝试跟进和追踪,但所有人都放弃了这个案子,他也没有能力启动大规模调查。只能踟蹰在这样的僵局中,无法放手,同样举步不前。

在大型电教室里,Dominic将几位凶嫌的照片和信息依次投影,之后才是Amora的父母。

“Amora的父亲老Jack是位老实的匠人,一辈子没跟任何人起过口角。母亲Belle则是一间诊所的夜间护士,夫妻俩性格温顺,与邻里相处融洽。他们每周日都会带着Amora去教堂,有时还会留下来帮助牧师做打扫。

“Amora是他们的独女,从小便被照料得很好。老Jack会在秋季带她上山看鹿群,Belle常陪她玩扮演医生的游戏……”

Dominic一边描述这一家人的生活,一边更换幻灯片上的照片。

坐在下面的每一位学员都能看得出,他对这家人非同寻常的情感里,似乎掺杂着愧疚——没能找到Amora,没能给Am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