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

艾伯特刻意压低了声音,盯着公爵漆黑的眼睛,在钟明耳边轻声道:“你看这老头,生起气来看起来更老了。”

他轻快地说。手指还隔空指了指公爵眉心的浅浅一道皱纹。

钟明被他放过来的手吓了一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凭心而论,公爵人长得帅,相貌很年轻,但他好歹活了上百年,眼角眉梢的神态里透出阅历带来的深沉,自然和嫩得能掐出水的艾伯特不能比。

钟明眼睫颤了颤,嘴角微不可查地弯了弯,又立即收起,偏过头轻斥道:“乱说什么。”

他语气不轻不重,艾伯特哼了一声,转眼看向钟明,很欠揍地勾起嘴角:“我乱说什么——”

他话还没说完,一道快的几乎留下残影的黑影擦过他的耳畔飞去,钟明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再睁开就见艾伯特已经飞了出去。

他是真飞了,整个人腾到空中。钟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击飞艾伯特是一条紫黄色的触角,它仰着头,似是有些兴致勃勃地看着飞在空中的艾伯特。接着卷起头部,往回缠绕在了钟明腰上。

钟明已经被培养出了习惯,只是在刚缠住的时候僵了僵,很快放松了身体,温顺地随着触角的力道来到公爵身边。

“啊!”

身后传来艾伯特的痛呼,钟明下意识地想回头看,却被公爵一把捧住脸。说是捧,但男人手上的力气有些大,几乎将钟明脸颊上的软肉捏起来了一点:

“看什么?”

钟明被迫转过头,抬头看向公爵——嚯,眉头紧得可以夹死苍蝇。钟明斟酌片刻,听着身后艾伯特的痛呼,咽了口唾沫:

“没什么。”他抬起眼大量公爵的脸色,犹豫道:“艾伯特他——”

他本来想说艾伯特这倒霉孩子光长身体不长心,别跟他计较。但公爵没给他这个机会,而是直接用手捏住了钟明的脸颊,还又露出了那种表情。

钟明嘟起唇,看着公爵眯起眼睛,半句话也不敢说了。

·

半小时后。

这座湖边小屋中的家具很少,一般钟明和公爵吃饭,会在壁炉旁边的地毯上支起一张小木桌,就坐在地毯上吃饭。小木桌不大,平时坐两个人刚刚好,但是今天多了个变得很大一只的艾伯特,小木桌上顿时变得拥挤了起来。

三只瓷碗放在桌上,里面盛着海鲜粥,中间放着一碟水煮虾,一小碟子青菜,还有一盆新鲜红润的草莓。

钟明看了眼面前的三碗粥,心想还好他多煮了一些。要不今天还不知道怎么收场。他在心里松了口气,抬起眼,便见公爵支着腿,坐姿罕见的没有平日里那样端正,手放在桌面上。见钟明看过来,他收回放在艾伯特身上的视线,手指意味深长地在桌面上敲了敲。

钟明被他看得背脊发凉,下意识地垂下眼,喝了口粥掩饰。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钟明听到头顶处传来了一声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