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第一零八章

距离太后薨逝已经六天,京城比往日冷清许多, 戏班子关了, 饮宴停了,连店里的成衣布料,都换成了素色。

除了不能穿红着绿,喝酒听戏,百姓的日子照旧过,却不知道上头的大老爷们,正人心惶惶。

陛下离京六天了,到现在竟都没有只言片语传来:太后到底怎么死的?凶手何人?可曾捉拿到案?太上皇龙体如何?太后丧事如何办理?何处停灵?几时发丧?丧礼是简是繁?和尚道士请多少为宜?

竟无一句吩咐。

若只这样也就罢了,最多揣测皇上和太上皇意见相左,到现在都没能达成一致,但问题是,不仅皇上没有旨意回来,连随驾而往的文武百官、宗室权贵,也没有一个传回消息,本该留在京城主事的潜王赵轶也不见了人影。

正慌的六神无主,纷纷派人前去打探的时候,那边终于有了动静。

“别宫派了钦使回京传旨了!”

“果真?可知是哪位的圣旨?”

“有人看见,领头的是皇上身边的王公公!”

“阿弥陀佛……先去了哪家?”

“宁国府。”

“……怎么又是那位爷?!”

六天前,就是这位爷,一天之内收到两份一模一样的圣旨,打杀了太上皇身边的红人还若无其事,使得太上皇和皇上正式翻脸。

结果当天晚上太后死了,太上皇中毒吐血……

如今皇上在别宫发出的第一封圣旨竟又是给他的!

宁国府。

王公公含笑递出圣旨:“恭喜乡君。”

惜春恭敬接过圣旨,低声道了谢,问道:“多谢公公,公公说玩儿现在在皇上身边,不知他可有话带回来?”

王公公迟疑道:“这……”

惜春脸色瞬间煞白。

大乾与前朝不同,乡君是镇国公之女或郡王孙女才有的封号,宁国府说来是国公府,如今却只剩下威烈将军的爵,且承爵的是她弟弟又不是她父亲,她有什么资格做乡君?

唯一的可能,便是贾玩在别宫立下大功,可他就算立下再大的功劳,又怎会惠及到自己身上?且是如此殊恩……除非,除非他自己已经……

他身受重伤却悄然离家,怎会不知道家里在担心?如今既有人来传旨,他却一句话都没带回来……

王公公何等样人,立刻反应过来,暗赞这小姑娘清醒敏锐,不曾被从天而降的馅饼砸昏了头,道:“乡君误会了。”

诚恳道:“贾大人好着呢,全须全尾的,就是受了点伤,正养着。您知道的,贾大人他一吃药就犯困,原先陛下不许人向京城递消息,如今许了,可贾大人又一睡不醒,自然没法子带话。”

惜春将信将疑道:“既如此,陛下为何会……”

目光落在手中的圣旨上。

王公公笑道:“封您做乡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