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葬警惕地后退两步,与田村长保持安全距离。

田耀祖没有死,但他的喉咙在诡异地蠕动,胸腔上密密麻麻的鳞片如呼吸般起伏不平。

有许多细小的生物在他身体内部活跃起来,顺着胃袋向上爬行,冲入食道,爬进气管,撕扯声带,阻碍着他继续透露任何秘密。

不出多时,田耀祖浑身剧烈痉挛起来,肩颈肌肉因疼痛而极致紧绷,泛起病态的淤红。

但他似乎并不为此感到恐惧,而是习以为常地咬紧牙关、麻木忍耐,等待蛊虫撕咬的折磨慢慢结束。

原来如此,田村长他其实并不畏惧严刑拷打,但是身为他嫡亲外孙的宋葬,居然对他嫌恶到不惜拳脚相加……才会带来身体与心灵的共同崩溃。

当然,宋葬揍他时用的力气,可比虫子们狠多了。

苍木山厚实的泥土被硬生生砸出一个凹陷深坑,露出了纵横交错的盘踞树根。

田村长就躺在这个坑里。

他实在说不出话,只能竭尽全力摆了摆手,用嘴唇反复比出“蛊毒发作(yimixs)•(cc)” 的口型,示意宋葬无需担心,很快就会恢复如初。

宋葬不那么认为,他比田耀祖更敏感。

这些忽然躁动的蛊虫们,并非唯一突现的危机,苍木山本身更加值得警惕。

不知从何时开始,苍木山里也忽然没了声音。

先前他隐约还能听见酒席上的划拳声,孩童奔跑戏耍的脚步声,推杯换盏和喧闹言语……如今却一点一点消失无踪。

山里的鸟鸣虫叫也尽数褪去,只剩下田耀祖“嗬嗬∟(一米@小说)∟[(yimixs.cc)]『来[一米@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yimixs)•(cc)” 喘气,鳞片诡异地涌动摩擦,漏风牙床里唾液与血沫子翻涌的“咕噜”细响。

安静,太安静了,好似有一层无形无声的隔膜,于不经意间缓缓建立而起,将两人彻底包裹在内。

以往只会与夜间幻象共同出现的绝对死寂,这次居然在光天白日之下也开始冒头。

宋葬有些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是故意的。他故意没有叫上任何战斗力够强的玩家,自己主动上山试探两次,才终于等到了寂静降临。

山腰断壁处,一棵足有百年的苍劲松树之下,有颗圆溜溜的小石头悄然动了动。

宋葬很快便注意到它的存在,耐心静待,果然目睹了近乎神异的景象。

小石头的影子被阳光拉长,越来越大,最终竟慢慢生出四肢头首,化作一个五六岁大的稚嫩孩童。

它穿着普通农家的粗布短褂,灰扑扑的布料没有丝毫出彩之处,却难以掩盖它不似贫农的外貌。

这小男孩长得格外好看,唇红齿白,漆黑有神的眸子又大又圆,饱满脸蛋细嫩如雪团,像只洋娃娃般精致漂亮。

它歪歪脑袋,迈开不太熟练的步伐,摇摇晃晃朝两人的方向走来。

那是魍魉,山间石头所化精怪。宋葬一眼便能知晓。

但不知为何,宋葬总感觉这孩子莫名显得有些眼熟

(yimi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