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令牌给我!”

赵译一脸傲然,扬起下巴,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好!”

陈长生咧嘴一笑。

下一秒。

陈长生脸色骤然一变,面目狰狞,竟然挥起拳头。

这一拳以排山倒海之势,狂暴的力量如巨浪惊涛般,砸向赵译。

赵译本以为陈长生会乖乖交出令牌,却没料到,陈长生竟然敢对自己动手。

当时赵译就怒了。

一个靠关系混进第三轮比赛的蝼蚁,居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自己动手!

“找死!”

赵译单手紧握短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向陈长生拳头。

“轰!轰!轰!轰!”

短短不到一个呼吸之间。

赵译连续劈出数百下,漫天的刀光轰杀而出。

而陈长生面对赵译劈砍出漫天数百道刀光,也火力全开,打出一拳又一拳。

拳影与刀光相撞,爆发出一道道风雷潮汐般声响。

震耳欲聋!

两人所站的地方,大地塌陷,石块龟裂爆裂。

就连空气仿佛被都打爆,爆音连连。

刘楚悦,欧阳旭看到这一幕,瞠目结舌,眼中尽是惊骇神色。

一直以来。

陈长生从未真正动过手。

在他们眼中,陈长生很菜,人人都可以拿捏他。

如今见到陈长生与赵译激烈交战在一起,打的难解难分。

刘楚悦和欧阳旭十分诧异。

“玛德!给我死!”

赵译本以为自己只需一招就能轻轻松松击败陈长生,结果动起手来,对方就像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别说轻轻松松击败陈长生,现在只要稍微不留神,就会落入下风。

想到这里,一股滔天怒意在赵译胸腔中炸开,呼吸变得急促。

全身力气疯狂注入手中那把短刃,狂斩而出。

“砰!”

这一刀以斩尽天下万物之势,斩破空气,斩在陈长生胸口前。

“噗!”

陈长生仰头吐出一口鲜血,身形爆退数步,才稳定住身子。

陈长生低头扫了一眼自己胸前。

只见自己胸前位置衣服被划开一道口子,却没有伤到自己皮肤。

“嘎嘎嘎,小黑丸药效还在!那你特么死定了!”

于是,陈长生抬手擦拭了一下,嘴角鲜血,目光变得越加狰狞,凶狠。

“呸!”

陈长生吐出一口血痰,暴怒道:“再来!”

不等赵译喘过气,陈长生暴怒而至,冲向赵译。

赵译见到陈长生再次冲来,又惊又怒。

要知道刚才那一击,几乎是耗尽他大半力气,结果只是逼退陈长生数步。

他身上连一道伤痕都没留下。

赵译收起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