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顾太后见了宁菀, 她才知道自己的身世, 也知道白倾妍钱来的目的。

如今,她的婚事,有了真正的亲人在身边,祝福也比旁人多,她登时觉得很幸福。

成婚这天,上京十分热闹,众人全都前来瞧着他们这场盛大的婚礼。

对于萧陌来说,上次他们的婚礼,被白倾妍破坏,也是他的一大遗憾。

于是,这次他想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做到完美。

婚礼这天,宁菀得到了这世上最美好的祝福,她整个人都觉得自己晕晕乎乎的,跟着萧陌完成了婚礼。

晚上,她一个人坐在婚房内,听着外面若隐若现的喧闹声,心中从未有过的平静和温暖。

天黑不久,萧陌就回来了,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寻找他的新娘。

“夫人,我回来了。”萧陌温声道,“让你久等了。”

听到这声“夫人”,虽然之前没有听过,她却总觉得很熟悉,仿佛已经等了很久。

“夫君回来了。”宁菀也跟着温声道,“我……”

她话还未说完,整个人都被萧陌揽入怀中,他抱的那样紧,就好似要将她融入自己的骨髓似的。

宁菀有些喘不过气来,便轻轻推开他。

萧陌却不容她反抗,低头霸道地吻住她的唇,攻城略地般占领她的唇齿,落下床幔,与她滚落床榻里侧。

这辈子,宁菀还未经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所以她内心还没有什么仇恨,更多的是幸福。

在两人真正坦诚相待的那一刻,宁菀突然有了一种错觉,仿佛这不是她和他的第一次,可他们分明今天才成婚啊。

她来不及思索,整个人都被淹没在他温柔的汪阳之中。

次日醒来时,她脸颊散发着温暖幸福的气息,蓦然看到有两个孩子在她身边叫娘。

她怔愣了片刻,两辈子的记忆一起涌入脑海。

此刻的她只觉得幸福,之前经历的那么多,仿佛已经很久远了,久远到不曾发生似的。

“菀儿,你醒了?”萧陌笑着叫她起身,“就算是到了边关莫城,你也不能偷懒,得起来跟我习武。”

自从之前她被偷袭过几次,萧陌就执着于教她习武,且每天孜孜不倦。

到了莫城,她就是想要过几天安稳的日子,却没想到被萧陌这样“折磨”。

每天晚上折腾不止,早上还要将他这么早就叫起来,她有些生气了。

“我不起。”宁菀耍着小孩子脾气,“你可是两辈子都说了非我不娶,要给我幸福的,我的幸福就是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习武,有你保护我,就够了!”

看着她这样使性子,萧陌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好笑,忍不住笑出声。

她竟然也知道自己重生了两辈子的事情,虽然重生的日子很短,只有一个月,却足以让他弥补了很多遗憾。

“好好好,我的好夫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萧陌宠溺地将她揽入怀中,为她一件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