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梦洲把五个人堵在墙角,拉长的影子投射下去(yimixs)•(cc), 像马上要抓住小红帽的大灰狼。

“我再说一遍ℙ(一米小%说)_[(yimixs.cc)]ℙ『来[一米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yimixs)•(cc), ”余梦洲阴森森地说,“我,没有,很多,老公。你们的,明白?”

刘扶光点点头,顾星桥点点头,云池左看看、右看看,点头,江眠犹豫一下,也点头,谢凝摇摇头。

余梦洲深吸一口气,七窍快要往外喷火,忍了又忍,还是咆哮道:“你们到底都在想什么?!我怎么可能,不是,我说你们,我、我现在跟你们说,我实在是我真的……”

一看人给急得语无伦次,刘扶光赶紧掐了个静音,再给他掐个清心,江眠指挥道:“慢慢呼吸,慢慢来,不要急。来跟着我的频率,吸——呼,吸——再呼,好点了吗?”

余梦洲光顾着喘气去了,云池讪讪道:“你也没说清楚嘛……好了好了,别生气,讲开了就好了。”

顾星桥不作声,半晌,轻声道:“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余梦洲火冒三丈,“我只跟他们中的一个结了婚,又不是玩什么共妻play……不许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顾星桥举起手,表示投降:“我笑是因为——算了,没什么。你说得对,这是个严肃的问题,我们不该笑。”

余梦洲火气消下去了些,谢凝咳了一声,说:“所以,你是跟他们的首领结为伴侣,而这些人马的首领,又是整个马群的兄长,是这样吗?”

他没有说话,权当默认,江眠又问:“你是怎么跟他们认识的?”

肃静良久,余梦洲低声说:“从出生起,他们就被剥夺了力量、地位、自由……所有所有的一切。是我解救了他们。”

停顿片刻,他补充道:“……用我的命。”

云池小声问:“你是怎么做的?”

喘了口气,余梦洲将手指插进自己的头发,皱眉道:“那就说来话长了。根据恶魔的说法,我是个‘无罪的灵魂’,所以才被地狱选中,去单杀那个篡权夺位的大恶魔亲王,叫什么来着时间过去太久了……哦,安格拉。实际上,我是跟他同归于尽了,然后灵魂又在一个梦境空间里轮回了快一千年,才脱困出去。”

刘扶光点点头:“听起来很曲折啊。”

他抬起眼睛,瞥过远处的人马。

他们的站位零散、姿态随意,然而注意力却无时无刻不在这边,哪怕听不见声音,也凝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对于这样窥伺的目光,刘扶光已经很熟悉了。

“挺好的,”他最后说,“长生之路永无止境,眷侣、家人,身边能这样热闹,便已是一种幸事了。”

“是啊,”云池很惆怅,想到了他和萨迦的海獭大家族,“有个活泼闹腾的家,确实比什么都强。”

江眠苦着脸:“唉,饶了我吧,我一个人待的时间都不够呢。”

最后,谢凝站起来,拍了拍余梦洲的肩膀:“没事啦,误会解开就

(yimi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