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柠是在多年后,突然听到江月琴和江荷花消息的。

要是别人(yimixs)•(cc), 江柠可能都不记得了▻([一米?小说])_[(yimixs.cc)]▻『来[一米?小说]?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yimixs)•(cc), 但这两个人,哪怕于她来说,再微不足道的人,她也是记得的。

她前世少女时期的伤害,几乎全部都是源自于她们。

一个身在夜总会,却想着拉同族人下水,一个背后散布谣言。

即使是两辈子,突然听到她们的消息,她也依然停顿了一下,不在意的问:“哦?怎么样了?”

发信息和她说话的是江钢琴,江钢琴倒是不知道背后谣言的事,只是她们小时候一起上学放学,突然听到消失多年的江荷花的消息,有些唏嘘感慨罢了。

她说:“听说是嫁了人了,嫁到离我们很远的外地的镇上,不知怎么搞的,突然中风,她爸妈把她拉回来了!”她顿了顿:“我去看了荷花,她现在好胖,我听她妈妈说,她是肥胖引起的中风。”将钢琴感慨地说:“我的天,她也才四十多岁吧?咋就中风了?”

江荷花是她听说过的第一个年纪这么轻就中风的,这种事过去好像一直离她的生活很远,她的生活一直都是风花雪月,日子过的无比的舒心,显示在脸上,也就显得十分的年轻,甚至因为没有经历过太多的社会毒打,她的神情上依然有着少女时期的天真。

她还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姑娘呢,哪知道和她一起长大,与她同龄的江荷花都中风了。

“她也是傻,好好的休学跑出去就不回来了,听说是被外地的男人骗了,年纪轻轻就跟着人家跑了,早早就结婚嫁人生子,不然回来还能分到茶地呢,她爸妈现在回来,山上的茶地都分完了,他们家什么都分不到。”

按照江荷花爸爸前大队书记的身份,按道理来说,出去后,他要是愿意和老家的人联系,是知道村里分茶地的事的。

一来,他刚回来祭祖的时候,是悄默默的,哪怕在船上听了一耳朵,也没把茶地当回事。

二来,他从一个人人尊敬的大队书记,突然沦落到小摊贩,这个身份上带来的巨大的落差感,让他根本没脸和老家的人联系。

他儿子大学毕业后,他就跟着他儿子留在外市了,这些年也不和老家人联系,连他儿子都是,觉得妹妹坐过牢,丢人,也从不和过去的老同学联系,这次要不是江荷花突然中风,江荷花爸妈把他们接回来,跟儿子儿媳在一起住了没半个月,就被儿媳妇阴阳怪气,吵架,容不下中风的小姑子和他们住一起,他们老两口也不会回到村里。

毕竟村里的老房子多少年都没住过了,虽然租给了同族的人当旅社了,可每年也拿不到多少钱,只是帮忙养个房子,别荒废了罢了。

他们也是没法子,才把被离了婚江荷花接回来。

荷花妈妈眼睛都快哭瞎了,荷花爸爸头发也白了差不多了,他年轻时还因为当大队书记,养出点小肚腩,现在全部瘦了回去,依旧穿着白衬衫,作一副体面人的模样,可背却不自觉的佝偻下来。

江钢琴说着江荷花一家,语气里十分不解:“我听人说,荷花爸爸当年是因为贪污,卷了钱跑了的,不然怎么这么多年都不敢回家?”

唏嘘了一阵,她又说起江月琴:“大房的月琴你知道吧?就是当初骗你的那个!”

江柠的声音有些漫不经心,“知道,怎么?”

江钢琴小声地说:“你不晓得,回来都跟老奶奶一样了,听说是感染了那个,看着很不好,我反正是不敢靠近的,只敢远远的看一眼,她父母兄弟也不让她进家门,生怕被她传染了,拎着大扫把赶她走呢,门都不给她开,看着可惨了。”

江钢琴哪怕当年因为她母亲临终前给她的几千块钱,和她的几个哥哥姐姐生了芥蒂,可也毕竟是被他们当做女儿娇养大的,生了几年气,日子好过了后,又渐渐的原谅了江钢琴,所以她是难以想象,女儿回娘家,娘家门都不让进,还拿大扫把打她,说没她这个女儿的事情的。

想想她就觉得心酸,又说:“她也真是活该,这种事想也知道不会有多好的下场的,又不是活不下去了,好好的去做这个,还好现在没人记得,不然我们江家村要被人笑话死。”

当年这事情刚爆出来的时候,周边多少人,一听她们是江家村的人,都暗地里指指点点,说她们村有女孩在外面坐台,私下猜测,她们村的女孩是不是都在外面做那个。

这种事情,通常就是一个暴露出来,影响一个村。

江钢琴妈妈在背后没少骂江月琴一家,“还不是看人家江柠没人管,也是爱莲不上心,要是我,看我不活撕了那丫头!腿都给打断!”

江钢琴突然想起自己的母亲,沉默了一下,想起后来也幸亏是江柠被京大录取,各种采访、各种奖励、上电视,一下子盖过了那件事的风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江柠考上京大,上电视,江柏拍电影这些事情上,不然江月琴的事情,还不知道要被周边乡镇村子传多少年。

她妈那时候也不知道多感谢江柠,回回都叮嘱她,要多跟江柠玩,“人跟好学好,跟坏学坏,你多跟柠柠一起玩准没错!”

哪怕现在她和江柠已经天差地别,她还是会主动给江柠发消息,江柠不回也没事。

江月琴父亲兄弟,也因为江月琴坑过江柠的事,在村里无比的安静,夹着尾巴做人,他家分茶地也分的晚,哪怕明知道江国泰和村长故意使手段,将山上最差的茶地分给了他们家,他们也一声不敢吭。

有茶地分就不错了,还没将他们一家赶出村子呢!

江柠轻轻应了一声,没再多说。

江钢琴也知道她忙,也没再说了。

到了江柠这个位置,她给江柠发信息,江柠还像小时候一样,看到信息能够一如既往的回她,她都很意外了,很多时候,村里有什么事,都是派代表,也就是江国定、江国泰去跟江柠说,没听江爸说吗?就连江爸,经常给江柠打电话,江柠都是接不到的,大家也都自觉的不去打扰她。

江钢琴也是。

只是江柠偶尔回乡,对家乡人态度依然亲切谦和,好似从未变过,也未对江钢琴变过,江钢琴这才偶尔给江柠发个消息,或是逢年过节,发个祝福的信息,一般江柠看到,也会回。

她回的字数不多,但从不回客套的复制的话,而是很真诚的说谢谢,并回以祝福,一看就不是复制粘贴的群发。

江钢琴每每看到,都会很高兴,炫耀的拿给她的丈夫看。

她丈夫看到也很高兴,两个从初中时就是好哥们儿的人,可能因为江钢琴当了老师的缘故,性子还跟在学校时一样,带着些天真的打闹,哪怕有了孩子,也跟孩子处的跟朋友一样嘻嘻哈哈,她丈夫这些年跟着江钢琴定居在江家村卖茶叶,对江钢琴多有包容,把她闺女宠,他看着已是中年人的模样,可江钢琴因为年轻时脸上长痘,各种护肤,还真被她研究出了经验心得来,现在夫妻两个看着像两辈人一样。

她丈夫感慨道:“真是想不到。”

当初那个跟在江钢琴和江荷花身后,沉默寡言,宛若隐形人一样的小女孩,如今已经到了如此的高度,那真是他穷极毕生的想象力,都难以想象的高度,作为第二个进入内阁的女性,真的是要载入史册的存在。

江钢琴也想不到,不过她不会想那么多,就觉得自己童年的发小这么牛批,她很骄傲,也很自豪,连带着她自己走路都生风,无比的拉风。

江柠挂了电话后,沉默了一秒,就将这件事抛诸脑后,彻底放下了这件事。

其实不用江柠多想,前世江月琴的下场也未必多好,不过是早晚问题罢了。

*

最近网上有件事吵的很火。

原因是成名多年的贺天王参加某档音综节目,说起他早期写的几首青涩,却爆红的歌曲,有位哥哥开玩笑的问:“你那些歌怎么写的都跟暗恋谁被甩了一样?”

此话一出,原本还在笑着的贺天王,突然沉默了一下。

对面的哥哥突然惊叫了一声:“不会是真的吧?真的是暗恋被甩啦?”

这么多年想和偶像做朋友,谁知道偶像登的越来越高,飞的越来越远的贺乔生早就放下了少年时期的一段……他自己也说不出是什么感受的感受。

他沉默只是因为他难以想象偶像如今的成就罢了。

可周围的哥哥们却都误会了,为了综艺效果也好,还是真的惊讶也好,纷纷来打趣道:“谁还能甩了我们贺天王啊?”

“拜托,这可是贺天王啊!”

“那现在呢?她后悔了没有?”

贺乔生刚刚一愣之后,发现这些人思维都不知道发散到哪里去了,忙哭笑不得地说:“你们瞎说什么啊,没有的事!”

“哦?哦?眼睛有躲闪哦~?”和他比较熟悉的一个哥哥笑着指着他:“快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能够抵御我们贺大天王的魅力!”

贺乔生吓了一跳,生怕话题转到江柠身上,让整个节目都炸了没的播,忙说:“真没有!”

可没有经历过那样的心情,又怎么会写的出少年时青涩又让人共情的作品?这些都已经是经典白月光的歌曲了,人人都会唱的那种。

虽然贺乔生极力否决了,可这一段播出后,依然在网上掀起了一阵讨论的热潮。

有人在网上开了帖子问:【八一八《一往无前的哥哥》中,被曝出甩了贺天王的女人!】

这个帖子前期,其实扒出来很多想蹭热度的小明星之类,都说是自家姐姐什么的。

后来就越扒越深,不知是谁在网上提了一句:【WC,才发现贺天王居然和某大佬是同乡,都是吴城人!】

吓得贺乔生惊出一身的冷汗,不等这些人再扒,他就自己主动举报,率先把帖子给炸了,又放出了别的料来,盖住了这个话题,这才松了口气。

这件事从头到尾江柠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这件事和自己有半毛钱关系。

贺乔生见网上一切风平浪静,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莫名的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可惜,事情如他所愿,一个小小的水花翻过之后,风过便没了痕迹。

就如同他少年时的青春。!

(yimixs)•(cc)

九紫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重回九零只想搞钱》第 295 章

《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210、结局和番外

《女配一心奋斗》第 4 章

《回到过去》第173章 番外

《穿成娘道文的女主》第 133 章

《重生之黄太子记事》番外,全文完

《花瓶记》66、六十六.怀孕结婚【大结局】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