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儿飞,鸟兽鸣,荒草碧连天。

古老苍茫的山海大地,从死寂中焕发生机。

生肖正爬在石头上倾听,江渚说这样的大荒的声音特别的优美好听,那么他也觉得好听。

手上还拿着几只扑捉到的观赏巫蛊,他又有一点发愁,以前这样的观赏性巫蛊在游客之中特别的受欢迎,但是现在观赏性巫蛊数量多起来了,怕是以后不值钱了。

江渚也在观察着,时不时周围的树林中能听到一些响动,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能在不死民肆虐的时代生存下来的猎物,都谨慎狡诈得很。

走过去一看,一只豺狼一样的野兽正在追扑一只彩色的公鸡,发出呼啸山林的野狼的声音。

这才是真正的原始丛林啊。

当然,来自野兽的危机也变得高了不少,那野狼还没有跑多远,就被天空一只巨大的红翼蝙蝠吞食进了肚子中,然而螳螂捕蝉,蝙蝠还没有起飞,又被一条盘在山峰之上的巨大蜈蚣突袭,拖入了山涧之中,再也没有回来。

物种之丰富,之千奇百怪,让苍凉大荒表现出了它完全不一样的一面。

远古时代的古国,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坐落在大荒每一个角落,生存繁衍。

这些解封重新出现在大荒的上古物种可怕吗?

的确是可怕的,人类古国的数量也远不如远古时期了,但这些野兽的数量何尝不是如此。

野兽需要休养生息才能壮大,在它们壮大的同时其实也在为古国提供更多的食物资源,古国也会不断发展。

这是一个奇怪的生态循环,直到达到一种平衡。

走进山脉观看情况的何止江渚,大荒之上,无数的巫师猎人踏进山海之中。

他们这才发现,以前费劲力气都找不到的猎物,此时竟然敢“明目张胆”地在丛林里面乱窜了。

这还得了,舔了舔唇,眼睛发光,拿起武器,狩猎了起来,他们这里毕竟不是玄圃丘,能到猎物哪还能忍得住。

新的时代,新的狩猎生活。

以前,大荒的人没有发展出来耕种文明,为什么?因为根本没有必要,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山海之间丰富的物资,哪里需要他们耕种,拿起武器,总能狩猎到什么。

耕种,不过是因为物资短缺的一种舍近求远的生存方式罢了。

当然,他们也必须避开重归大荒的九天神鸟和山海巨兽,这些玩意儿可不能定义为猎物。

它们或是祥瑞之兽,或者是灾难之兽。

总而言之,伴随着新的丰富的资源的同时,也迎来了新的挑战。

不多时,江渚带着生肖回去,生肖抱着菜,腰间还挂了两只彩色的大公鸡,美滋滋,连他都能狩猎到猎物了。

只要不去挑战那些沧海巨兽,连他这样的小孩都能活下来了,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像他以前,要不是跟在椒江大叔的队伍中,早变成一只小“不死民”了,狩猎的时候,没有无处不在的不死民的骚扰,简直太舒服了。

他喜欢这样的大荒。

“明天我们叫上金刚他们一起来狩猎。”

进城的时候,城墙上,祸正在瞭望大荒。

江渚想了想,走了上去。

或许,这才是祸记忆中的大荒的样子吧,也只有那个时候,祸才拥有真正的生活。

过去发生的事情不可改变,但现在祸也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祸居然指着远方说了一句:“真好。”

其实以前老是说祸对什么都不关心,现在看来也不对,至少他心中也有最美好的期愿,他心中的大荒他心中的玄圃丘。

江渚脸上带着笑,现在的祸,看上去才带着了人气。

真好。

玄圃丘的建设还要继续,这个过程就相比以前漫长多了,因为地球现在比玄圃丘还需要重建,想要像以前一样通过在现代购买一些成熟的物资,恐怕短时间不怎么可能。

但,再缓慢的重建,也有重新恢复过来的一天。

当然,地球需要面临的挑战也增加了不少,比如精力的不断复苏,奇花异兽将迅猛增长,受到影响的进化者变异的野兽,恐怕会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变多。

在灾难之后,对于劫后重生的人类来说,多少有些雪上加霜。

但从某种程度上说,人类的这次无法想象的遭遇,是灾劫,也是浴火重生,同样在迈向一个崭新的新时代。

若是按照原来的地球模式,想要过渡到这样的一个时代,其实也不知道会发生多少动乱才行。

换个思路,这是一个加速破茧成蝶的过程。

地球,人类需要面对新的时代,需要借助巫师的力量,而大荒刚摆脱不死民,野蛮的文明需要向更细腻的生活跨出一大步。

所以,江渚决定促进大荒和地球的合作。

别看玄圃丘的人过得有声有色的,但在大荒的其他地方,不知道多少人还居无定所,只会烤个最原始的烤肉吃,所以大荒的进步是需要地球的协助的。

两个位面,走的是不同的路线,此时,却是可以互利互助。

地球上,恢复破损的建筑和工业,这是地球人最擅长的,别看大地破碎不堪,但都市却还是完好的,所以修复起来的难度降低了不少,仅仅是时间问题,于此同时,江渚的那些学生开始散布在地球的每一所学校,当起了老师,成为一位辛勤的园丁,为地球培养出新一代的巫师。

而江渚,也编撰了一套巫师教科书,从小学一年级,到中学,到大学。

甚至还给巫师和巫术分出了等级,便于地球人以习惯和善于理解的方式学习,以前的大荒巫师就只有普通巫师和大巫的区分,其中的跨度实在太大了,巫术也一样,只有厉害和不厉害之分。

江渚将巫师分级,让不同等级的巫师去学习对应的巫术,也能少走弯路。

这是江渚能为地球人适应这个时代做的事情。

同时,关于玄圃丘的历史,江渚也通过整理看到过的壁画,以及通过询问祸和太遗,整理出来了一套完整的历史书。

这本历史书从上古时代和诸神比肩的玄圃丘开始说起,直到祸带着复仇的子民跨越位面,将诸神带着不死民驱逐进归墟,这是历史性的黑暗时代结束的标志。

多少懵懵懂懂觉得战争突然就莫名其妙结束的人这才反应过来,是谁结束了跨越了千千万万年的战争,是谁让黑暗的时代终结。

江渚的那些学生,还有从玄圃丘特邀的巫师帮助地球人学习巫术,开课讲课,应对新时代。

地球对玄圃丘的帮助也不逞多让。

慢慢的,玄圃丘家家户户开始使用太阳能发电,开始使用电器,比如电视电脑开始走进玄圃丘居民的家庭,还有冰箱洗衣机等生活用具。

当然这个过程是十分漫长的。

除了玄圃丘,其他古国也在跟着发生巨大的变化。

比如江渚一看消息,就看到生肖发来的信息:“江渚,流沙之国的人也想建一个网吧,他们才给我说,他们那连网吧都没有一个,太落后了。”

“云梦泽的古国想要购买一些电饭锅,他们现在做饭还烧柴火呢,弄得到处都是乌烟瘴气,他们还不知道用电饭锅前,他们得先弄太阳能。”

玄圃丘的影响也越来越大,除了原来的古国,更加遥远的古国也来玄圃丘建立起传送门。

比如大荒边远的厌火国,三身国,讙头国,三苗国等等都来了。

那些散落大荒的秘族更是不断聚集而来,围绕着玄圃丘建立的城池也越来越多。

玄圃丘的规模绝对堪称山海洪荒之最。

这样的改变在一点一点的进行着。

时间飞逝,连小塞壬都有了一辆专门为他设计的动力水车,都不用老是坐着一个水桶在街上逛来逛去,每次没电了还得让人将他推回来。

……

二百年后,现代都市。

街道上到处都是穿着巫师黑袍的巫师,袖子上的纹章显示着他们的等级。

街道上,到处走着奇奇怪怪的巫蛊,跟在它们的主人身后东张西望。

当然也有很多没有穿巫师袍的现代科技人才,两百年的时间,让人类对巫术已经不是那么好奇,这可以理解,就像天天看到电视电脑的人,就不觉得有什么神奇的地方了。

这就造成了很多人,从小喜欢学习科学而不是巫术,当然说一点巫术都不会,那是不可能,现代都市,很多生活类巫术如果不会的话,还真生活得不自在。

学校中,巫术和科技课程是并行的,学生按照兴趣自行选择就行。

这时,一个两人高的巨人和一个全身都是眼睛图案的小少年从传送门中走了出来。

小少年有些唉声叹气:“金刚,你说都两百年了,为啥我还是长不高?我该不会以后就是一个小矮子了吧?”

两人高的巨人瞪了一眼小少年:“每一次江渚和祸出去找遗留在大荒的神宫中的天材地宝,你都要跟着去,还嘴馋,什么都往嘴巴塞,你这么下去长得会更慢。”

两人正是金刚和生肖,正在拌嘴。

他们身边路过不少前往大荒狩猎的现代巫师狩猎队。

眼光不由得看向金刚和生肖两人。

地球的巫师队伍去大荒狩猎,获取财富,已经成为了常态,所以玄圃丘的巫师来地球的也不少。

在路上遇到长得奇怪的玄圃丘的巫师,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不过……

“你看那全身都是眼睛图案的少年,像不像历史书上那位巫师?”

“就是五十年前,我市爆发了一场罕见的瘟疫,殃及了不少人,最后多亏一位医术了得的巫医带来了解决的办法,我看那本记录的书上的描述,和这长满眼睛图案的少年有些相似。”

两百年前,生肖一开始在雨国的巫师白塔学习,后来转去了烈山古国学习岐黄巫术,或许是生肖喜欢做饭研究菜研究药草,在岐黄医术上天赋异禀,两百年时间,早已经成为了一位了不得的巫医。

齐刷刷地目光看了过去。

生肖赶紧跳到了金刚肩膀坐着:“你们看错了,我只是和那人长得像而已。”

然后偷偷对金刚道:“快走快走,被堵住了就麻烦了,江渚还等着我们呢。”

金刚恩了一句,推开人群向外走去。

“这该死的龙伯巨人,力气还挺大。”

“你可别乱骂,玄圃丘巡逻队长好像就是一个叫金刚的龙伯巨人……”

金刚步伐大,很快摆脱人群向城中间的一座高塔走去。

这座高塔是建设在现代都市的一座巫师白塔,别看平平无奇,却是地球上第一座巫师白塔,历史书上都有记载。

高塔上有两个平台,一只独足的九天神鸟和一只金色的大鹏神鸟正趴在平台上晒太阳。

金刚和生肖一进入高塔,一楼一个学员样子的人就来了一句:“欢迎光临,请问需要购买什么巫蛊?”

巫蛊店在现代已经十分流行,基本上每一座城市都有好多,药草店也一样,很多都是前往大荒的现代巫师狩猎队开的。

当然想要买到最好的巫蛊和药草,还是来巫师白塔购买最合适。

那学员声音还没有落下就立即兴奋地改了口:“生肖大人,金刚大人,你们来了。”

生肖脸色一变,激动啥啊,没看到一楼购买巫蛊的人齐刷刷地目光都看了过来。

金刚也快速地进了电梯,他们这座巫师白塔稍微现代化了一点。

一楼已经乱了。

“刚才就是那位医术超绝的巫医生肖和玄圃丘那位战力超群的巡逻队长金刚?”

“听说,这两人出现的地方,很可能就能看到玄圃丘之主还有开启了现如今巫师和科技大时代的那位。”

“可惜,两百年间,很少有人看见他们了,我还是在历史书上看到过他们。”

其实,江渚和祸经常逛街的,只是……没什么忍认识他们了而已。

两百年,哪怕人类寿命普遍变长了不少,但怎么也有两代人了。

人的记忆是善忘的,所以哪怕江渚和祸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未必能认得出来,只能通过史书来追忆发生的历史。

这事情说起来还得提到张顺德,原本那一场大战之后,江渚编撰了关于玄圃丘历史的书,和他也没啥关系,但不知道为何,张顺德居然将江渚在这一场末日灾难中的功绩也记录了下来。

所以,江渚和祸,现在可是历史书上的传奇。

一开始江渚觉得还挺有意思,但时间一久,走到哪里都被当猴子看,多少就厌烦了。

这也是他后来很少露面的一个原因吧。

祸那性格就更别提了,江渚不拉着祸逛街,祸能独自一人不见人千年万年。

因此,两百年时间,江渚和祸都成历史中的人物了。

电梯升向高塔上方,停在了其中一层。

生肖和金刚两人一进屋,屋里面人还不少。

长得越来越好看的年糕和青苔,两人跟画里面走出来的一样。

小相柳和小姑获鸟也在,不过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孩了,都是青年模样,特别是小相柳那九个脑袋,看上去愈发的古怪了,九个脑袋跟爆开的花一样。

金刚的弟弟伽蓝,还有小塞壬也在,小塞壬现在已经是一条妖媚的美男鱼了。

小相柳:“听说你们在楼下引起骚动了?”

生肖从金刚肩膀上跳下来:“别提了,差点被人认出来。”

“我上一次被人认出来还是50年前,你们不知道,我差一点被人群压底下没爬出来,太可怕了。”

巫师白塔的精力十分充足,里面有很多江渚从神宫中带回来的天材地宝。

这些天材地宝,一部分被江渚放在了塔里,一部分就拿给了生肖等几人吃掉了,生肖这娃生长缓慢,估计就是吃多了。

这座高塔,就是江渚200年前在现代建立的第一座巫师白塔。

两百年的时间,对于地球人来说还是挺久的,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座白塔依旧是江渚在经营。

生肖说道:“玄圃丘现在人挤人,前脚掌踩后脚跟,没想到来了这边的巫师白塔,还差点被人堵住了。”

玄圃丘的繁盛,是无法想象的,旅游的人太多太多了,除了游客,各巫师狩猎队也喜欢到玄圃丘逛,加上玄圃丘是各古国的中转站,就变成了现在人挤人的现象。

当然也有很多其他原因,比如玄圃丘的独特巫蛊千年玉童,一个个发光的小光人遍布在玄圃丘的每一个角落,这些千年玉童蛊已经被驯化,天天在玄圃丘惹是生非,晚上还偷偷爬进居民屋子里面的被子里面睡觉。

虽然顽劣,但也讨人喜欢,因为被它们接触,能更好地感悟天地自然,这对巫师太重要了。

很多人前往玄圃丘,就是为了被千年玉童“开悟”,不过这些小家伙也机灵得很,谁给它们吃的它们才和谁玩。

玄圃丘的变化是十分巨大的,因为整个玄圃丘都变成了一座花园。

焦土是无法种活植物的,这个属性到现在都没有变,所以玄圃丘的植物全是不靠土壤种植的,江渚从神宫中带回来的特殊植物。

数量实在太多,一天在玄圃丘乱跑,直接将玄圃丘变成了巨大的最奇妙的花园。

这就是玄圃丘发展到现在的样子,堪称世界奇迹,大荒奇迹。

生肖问道:“江渚和祸人呢?”

这两百年他们这几人一直没有分开,彼此早已经将对方当成了家人,又怎么会分开。

虽然两百年过去了,但曾经发生的点点滴滴却一直在他们心间,从未忘却,也不可能忘却得了,也舍不得忘却,每一刻每一秒都充满了甜蜜。

年糕指了指上面:“在塔尖晒太阳呢。”

然后几人有说有笑地聊了起来。

他们已经不是从前连生存都无法做到的弱小者了,都成了强大的巫师,但心却依旧。

塔尖,一只小梦魇将小脚脚伸出边缘,然后叫得“叽叽”的,玩得不亦乐乎。

江渚悠闲地靠在塔壁上,侧耳倾听了一下,摇了摇头,他养大的这几个娃好歹都活了两百多年了,但怎么还是跟长不大一样。

其实何止是生肖每次跟着他和祸去大荒各地的神宫中探宝,其他几人只要没事也喜欢跟着。

享受着生活在一起的快乐。

江渚又看了看祸,现在太阳夕照还没有落下,祸也不再讨厌白天,经常在太阳底下活动,这是真的放下了过往。

夕阳西下,留下两人的剪影。

看着云层之下,灯红酒绿巫师巫蛊满地走的都市,两百年过去,早已经换了一个崭新的模样和崭新的生活方式。

江渚似乎能看到时间的轨迹了,这一个能力也让时间在他身上无法留下任何的痕迹。

永恒的时间是寂寞的,但……

江渚看看旁边的祸,有人能一起走遍大荒,每天坐看星辰大海,就不会觉得无趣了呢。

祸:“……”

又偷偷看他,以为他不知道。

他也喜欢现在的感觉,因为身边就是救赎。

(全书完)!

肥皂有点滑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地球三万年》第 241 章 冒险和探索永远没有终点(本书完结)

《第一制卡师》第 94 章 时代的钟声(完结)

《巫师学院》第 113 章 大结局

《大唐理工学院》第 131 章

《基建狂潮》第 159 章 番外:地球的由来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