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轮回恍如一梦醒来……她徐徐睁开了双眼,眼前是一片茫茫的迷雾,渐渐的,周围的景物从雾中浮现。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房间,宽大,四周的架子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瓶罐和书藉。房间中充斥着xìng质各异的能量,并以一定的规律在流动着。她茫然地扫视了一下房间,又略略低头,这才看见地板上刻着许多魔法符号和连接线。直至此时,一个名词自行从她意识深处浮现。

魔法实验室。

当这个词浮现的时候,她有如从梦中醒来,立刻清醒了不少。但她的心中仍然存在着茫然,浑然不知自己是为何物,身处何方。从她清醒的那一刻起,周围迷漫的雾气就逐渐变得稀薄,至此时,已近于消散。

就在此时,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忽然响起,这声音虽轻,但在这完全寂静的世界里犹如一记炸雷,惊得她悚然转向声音的来处。

“以我老人家自己之名……”

这一句如从云天之外飘渺而下的话语宛若一块巨石,瞬间在她平静的意识之海中激起了滔天巨浪,浪峰浪谷间,闪过无以计数的画面。那些似是她过往的记忆,只是因为尘封的时间过久,以及反应时间过短,她一时还无法立即明白这些画面中所蕴含的内容。

她若一只受惊的兔子,骤然转向声音的来处后,这才发现在房间的一端立着一个胖子,正大声地颂念着的咒语。只是她的直觉告诉她,那胖子满脸的笑容中分明不怀好意。胖子念颂的咒语复杂难明,但其中的含义自然而然地在她意识中出现。随着咒语的进行,一阵莫名的危机感悄然在她心底产生……“……藉由古老传承的仪式,与眼前的生物订立永恒的契约……”

骤生的危机感瞬间就使她完全清醒,与危机感一起复苏的还有她的清冷和高傲。

“你做梦!”

她身影一个闪动,瞬间速度已突破时间与空间的限制,在那yīn险胖子还未反应过来时,就一把扣死了他的咽喉,将他未完的咒语通通堵了回去。

魔法实验室中一片寂静。

在她的眼中,似有两个世界正重合在一起,一个是记忆中的世界,一个是现实的世界。这两个世界几乎完全一样,但也有不同的地方。比如说,扣住胖子咽喉的并不是记忆世界中的那一副手骨,而是一只若冰似雪、纤纤若素的手。

她悚然而惊,低头一看,原来自己的身体也并非是记忆世界中那**的骨架,而是笼着一袭灰袍,灰袍下隐隐荡漾着层层波纹,她虽然看不到被灰袍掩住的躯体,但袍下露出的一双雪白的赤足,又透露出了一点她**的秘密。刹那风情,实已无法用言语形容!

她又将左手伸到面前,这仍是一只如雪的手,手中空空如也,没有记忆中应有的那把破烂长刀。她又向四周望了望,没错,房间中的一切都完完全全与记忆中的世界重合,只除了她自己。

她的目光终于落回了那胖子的脸上,这一次,她从他坏坏的笑容中解读出了更多的东西,那是一些说不清道不明,但让她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