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后

时间如流水,总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匆匆而过。薇薇安这段时间将精力主要投入到了一些基础设施上, 为此专门创立了一间名为‘联创’的公司。自来水公司只是一个开始, 不过两年后也只有自来水公司有了比较明显的成果。

没办法,做基建和做日化不同,前者是典型的重资产项目,门槛高也就算了,见效时间长也是一个问题。所以在此时,有钱有门路的投资者往往会优先选择别的项目——对于大发展的时代,更赚钱、更容易的项目总是好找的。

“上个月,就连我那个保守的不得了的姑妈也要在她的城堡里安装自来水管了,呵呵,她还向我抱怨,工人弄坏了她新贴的墙纸...但即使是这样,我看她也挺满意的呢。”沙龙之上,朋友向薇薇安举杯,祝贺她的自来水公司大获成功。

“咦?我没想到这会在上层也大受欢迎。”薇薇安是真的有些意外了。

自来水这种东西,有没有对上流社会都没什么影响,反正他们有仆人,某种意义上就相当于有‘自来水’了。说起来,自来水还是对底层意义最大,没有自来水的时候,底层人民要获取相对干净的水也是一项大工程呢!

好一点的,家附近,甚至院子里就有水泵,那还好,打水提水就是了。可要是水泵或者水井离得远,提一次水就是一次耗费体力不小的劳动了——对于穷人来说,力气不值钱,可也是有限的,特别是这年头穷人跟吃的差,如果不是正当年的青壮,这个活儿还真不轻松。

而有了自来水,哪怕自来水并不进入室内,只是每个院子里都有一个水龙头,这种情况也会改善很多(自来水入室就要进行一些室内改造,对于屋主来说,不一定愿意承担这个成本。而只是户外自来水的话,薇薇安已经大力补贴,垫资铺设主支路的水管了,不差最后一步,所以几乎不用再花什么钱)。

除了底层,普通人家也受益不浅,普通人家往往雇不起仆人,又或者只能雇一个杂活女仆,平时对用水不方便也是有体会的。

至于说标准的中产阶级及以上,其实对自来水入户的好处已经感受没那么深了。不过日常用水时,不用每每都传唤仆人,有时还要等一会儿,所以还是有感知的。

而上流社会,他们应该是最没感觉的那类了吧。

“...自来水相比起仆人,总有更方便的时候。”朋友解释了一句,又说:“而且这可是最新的时髦!”

这样说薇薇安就完全理解了,有钱人追逐各种新奇玩意儿在这个时代是最常见的,把它当作是一种时尚就可以了。

“说起来,最近下水道的工程也完成的差不多了吧?真让人松了口气啊,出门时不会再看到到处坑坑洼洼,还得小心某条街道今天能不能同行。”朋友不是突然说起这件事的,是因为看到了霍夫曼出现在沙龙。

谁都知道,霍夫曼是力主推动下水道工程的人之一,这两年来他也一直在为这个项目保驾护航。

“下水道之前就启用了部分吧?可惜只在美林堡东北部几个教区。”薇薇安想了想,说:“但只是这几个教区,也能明显感受到好处了吧?”

“是的、是的!真是大不一样了!过去那些反对下水道的人都应该来看看,环境真是好了太多了,更重要的是,这么短的时间,一些传染病的发病率居然就降了不少——这还是在富裕的、环境好的教区,要是在贫民窟比较多的教区,效果会更明显吧?”

薇薇安交的朋友,在这个时代也都是比较有见识的,一下就说到了重点。或许她原本也不怎么了解下水道的好处,但这两年薇薇安也是为下水道工程摇旗呐喊、四处奔走过的,她顺便了解了解,这个时候也知道了。

“其实不是反对,那些人只是舍不得花钱吧。即使不知道下水道有这么大的好处,也至少知道这是一件好事......”薇薇安倒不是为那些人说话,只是实话实说。

就在薇薇安和朋友闲谈的时候,沙龙另一角,也有人在谈论她。

“那位奥斯汀小姐啊,的确是一位如传闻中闪亮的美女呢,不,比传闻中还要更美。”隔着人群,看到笑谈着的女士,有人说道。

薇薇安今年25岁了,以这个时代‘白种人’的普遍情况来说,颜值就该开始下降了(当然,这个时候下降的还不太明显,但这就是一个‘开始’)。但薇薇安并不属于这个普遍情况,似乎时光也特别偏爱她一样,她的美貌丝毫没有流逝的意思。

应该说,她的美丽还在持续增长中。

告别了少女的稚嫩,就仿佛是一颗藏在蚌中的珍珠,以幼嫩的蚌肉去打磨,于是越来越圆润光洁,暗室之中简直要发出莹莹微光了。

“虽然是这样富有,又这样标致的美女,但奥斯汀小姐一向不以吸引追求者著称呢。”有人笑了一声。不是说薇薇安没有追求者,只是以她的美貌和财富,追求者确实少得可怜。

“毕竟,以一个女人来说,奥斯汀小姐确实过于出格了...如今的女士们似乎有这种趋势?要追求独立,不受父亲和丈夫的监护,要平等,还要有自己的事业——说实话,如奥斯汀小姐这样的女士有这样的念头,实在是可笑的。”

“她所谓的事业,所谓的独立人生,也不过是建立在奥斯汀男爵的巨大财富上,这可不算真正的独立。”

“如今大多数的,所谓‘先锋女性’都是如此吧。都是受过良好教育,并不用发愁生活的...这类女士其实大都寄生于父亲或者丈夫,生活无忧,才能为所谓的‘女性独立’奔走。”

“但不管怎么说,奥斯汀小姐确实吸引人。她哪怕能减少十分之一的要强,再增加十分之一的温柔,她的追求者也会是现在的十倍不止——话说回来,她都25岁了,再不结婚就成了老姑娘了吧?”

“这的确是个大问题呢!虽然以奥斯汀小姐的财富和美貌,即使是个老姑娘,也不用发愁找一个婚约者,但婚约者和婚约者也是不同的吧?趁着还是个年轻小姐的时候,可以和一位年貌相当的公爵、侯爵结婚。但如果成了老小姐,丈夫就只能是——”

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薇薇安挽着霍夫曼的手臂来到了身后。

一点儿没有尴尬的意思,薇薇安笑着说:“看来诸位先生们都很热心,纷纷关心起一位未婚小姐的婚事来了...这倒是让我想起一位朋友的话——男人要是嘴碎起来,就没女人什么事了,说长道短这种事其实并不分男女。”

薇薇安的语气很轻松,但就是让人觉得有些阴阳怪气,这就刺激到了自尊心极强的‘男人们’。

“奥斯汀小姐不觉得有时实在是过于要强了吗?作为一位女士,实在是做了很多不合时宜的事啊...‘联创’公司的事也是,什么事都热衷于出头的话,实在是不讨人喜爱。”

“所以,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吗?”薇薇安一点儿也没有被激怒,平静而悠然地说。这样的话换另一个人来说,多少会显得有些自恋,但由她来说,看着灯光下那如阳光灿烂的金色发丝,以及那双闻名遐迩的‘天空般蓝色的眼睛’,就没人觉得这是自恋了。

听到只言片语的人甚至觉得这话说的中肯极了——这几个议论薇薇安的人,是不是表现地太‘在意’了呢?换个说法,要是薇薇安愿意和他们结婚,他们只会迫不及待地走进教堂,完全忘了之前自己如何挑剔吧?

......

“一般情况下,大家都会假装没听到。”薇薇安的辩才是出了名的,和几个菜鸡打嘴仗而已,立刻就大获全胜了。离开了之后,霍夫曼才慢慢地说——倒不是他对薇薇安有意见,这更像是他在为接下来的话拖延时间。

“我不是那种会选择退一步的女人哦。”薇薇安强调了一句:“当然,多数时候我确实会当作没听到,因为和那种偏见刻进骨子里的人没什么好说的,他们不会改变想法,只是口头说说,并没有什么用。”

“就当是我今天心情好,有兴致浪费时间吧...我反正是不尴尬的,根据我的经验,这种情况下,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了......”

薇薇安渐渐说不下去了,因为霍夫曼在以一种温柔而深刻的眼神看着她。

“那些傻瓜说的话,大多数确实没有价值,但有一点,他们谈到你该考虑婚姻了。”停了一下,霍夫曼才接着往下说:“我原本打算当众向你求婚的,但因为他们那样说了,反而不适合那样了。”

那会显得是在替她撑场面,而且以后大家谈到他的求婚,总会说到那几个无关紧要的人——他的求婚明明和那些都无关的。

薇薇安脸红了......

“薇薇安,我与你有过一个约定,关于婚姻的约定。”这两年来,霍夫曼和薇薇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直呼其名了。

“我除了您,并未爱慕任何一位女士。而我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您,所以能够确定,您也没有其他的结婚候选者——不,我不是说您一定要履行您当初和我的约定。”

“我的意思是,抛开这个约定不谈,您愿意接受我的求婚吗?”在此之前,霍夫曼其实准备了一段优美浪漫的求婚词,但真正面对薇薇安,看到那双蓝眼睛注视着自己,能说出口的就只是这些了。

剩下的是一片空白,就连拿出装着戒指的珠宝盒也不顺利,笨手笨脚的,中间有两次尝试打开珠宝盒都没打开。第三次打开了,露出里面一枚足够美丽,但不夸张,风格不是当下流行的那种接种。

这是来自王室的珠宝,曾经戴在过几位王后手上,被和礼兰前国王送给了自己的情.妇,也就是霍夫曼的母亲。此时求婚就是这样的,求婚戒指越有传承越好,霍夫曼并不认为自己的亲生父亲是真的爱自己的母亲,但这枚戒指是最好的。

他考虑过很多其他的戒指,可传承自纽兰伯爵一系的珠宝太尴尬了(他可不是纽兰伯爵的亲儿子)。至于让知名大师设计,又或者干脆自己设计,出来的成品他都不满意——最后还是选择了这枚戒指。

至少这能表达他的爱意与重视。

“如果没有那个约定...”薇薇安笑了笑,让人摸不清楚她是要答应,还是不要答应:“如果没有那个约定,我大概不会答应您的求婚吧。”

虽然是早有预料,但真的亲耳听到,还是会令人无可奈何。

“但那个约定存在就是存在啊。”薇薇安笑着拿起了那枚戒指,示意霍夫曼为自己戴上:“唔...如果没有那个约定,我大概要再等五年才会答应您的求婚吧——单身真的很快乐,您也知道我很享受这个的。”

笑意从天空般澄澈的眼睛里流泻而出,那分明点亮了一个时代,点亮了霍夫曼。

——全文完!

三春景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宫廷悠游岁月》第 31 章 宫廷岁月031

《女王的条件》第 26 章 命运的十字路口(10)

《19世纪女继承人》第 281 章 红粉世界281

《骄奢文豪》第 124 章 甜蜜致死(1)

希望你也喜欢